印度中文网首页 交流咨询

新闻

车轮上的印度 满大街的美女 且行且不可思议

2015-07-22 09:35:45   春城晚报  我来说两句(0)

  印度旅游局的全球宣传口号是“Incredible India”(不可思议的印度),甚至连旅游局的官方网址都以这个宣传语命名。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方古丝路·辐射新中心”全媒体采访团几天采访下来,似乎除了“不可思议”外,也再想不到更好的词汇来描述印度了。这里混乱与宁静交织,西式文明与古老传统融洽相处。对外来者而言,印度如同一个庞杂的大仓库:你可以淘到珍品,比如那些数不清、精美到无以复加的城堡,开阔大气的城市绿地;也会皱眉避而走之,比如那些遍地垃圾、脏乱的城市街道,雨水浸泡后如垃圾河;也会困惑,高大上的现代建筑旁却是衣衫褴褛者的蜗居小棚,现代化的立交桥下是“安居”的流浪乞讨者,在极端的贫富差距下,众生平等成了荒谬的念头。

  在这个历史古老到有些沉重的国家,甚至连旅客都无法预测自己下一秒该以什么样的情绪来看这个地方。

  不管是否喜欢,它总能触动你的心。在印度,且行且不可思议。

  不眠之城

  雨夜里悠然的牧羊人

  北京时间23点55分,采访团乘坐昆明到加尔各答的航班,两个多小时后,我们于当地时间23点40分落地内塔基·苏巴斯·钱德拉·鲍斯国际机场。原以为落地后看到的将是一个沉睡的城市,不料一出机场,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如白昼。

  出关入城已是凌晨1点多了,街头不时有车辆行驶,昏黄的路灯下、货车旁,六七个男子聚在一起等待装货,他们有的头上裹着毛巾,大多穿着汗衫大短裤或光着膀子。

  车子行驶在路上,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这让人心里松了口气。自从5月份以来,便不断听到印度热死人的新闻,数字从300人、500人上升到2200多人。幸运的是,采访团到达印度时正逢雨季,气温从40多度降到了30多度。

  颇为有趣的是,就在城市主干道上,我们还路遇了两次羊群,穿着土黄色背心、蓝色大短裤、赤着脚的牧羊人丝毫不在意正淋着雨,也不怎么顾及旁边的车辆,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这样的场景换成国内任何一个省会城市,都是不可想象的。

  喜欢夜生活的年轻人

  或许是因为属于热带地区,为了避免骄阳的灼热,尽管与昆明只有两个半小时的时差,但是当地人工作生活的生物钟远远要比昆明晚好几个小时。即便是在首都德里,许多政府工作人员早上上班也是从当地时间10点半开始,12点到13点,餐馆几乎都未开门,直到14点以后,才陆陆续续开始有人用餐。晚餐时间更晚,大约在21点左右,甚至23点还有人在吃饭。

  印度年轻人也越来越喜欢夜生活,当我们凌晨抵达酒店时,一楼的酒吧还十分热闹,当时恰逢聚会,年轻人打扮得光鲜亮丽,女孩子也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保守,穿着短裙,化着浓妆,顾盼生姿。

  而一些早市则在凌晨三四点就开始忙碌起来,如此算来,的确是不眠之城。

  失落之城

  “亚洲罗马”加尔各答

  

 加尔各答的花市

  加尔各答的花市

  

花市上的卖花人

  花市上的卖花人

  加尔各答是印度最大的城市,也是东方最大的商业名城之一,曾被誉为“亚洲罗马”,从1772年直到1911年的140年间,加尔各答一直是英属印度的首都,现为西孟加拉邦首府,泰戈尔以及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特莉萨修女就出自这座城市,人们把它称为“智慧之都”,印度的文化中心。

  加尔各答位于印度恒河三角洲,豪拉桥是地标,下面流淌而过的是印度母亲河恒河。豪拉桥最早是一座浮桥,为了连接当时位于河东的加尔各答等三镇和恒河西岸的商业中心豪拉市而修建的。1936年由一家英国公司进行重建后成为世界上第四座悬臂桥,期间经过了二战风云,终于在1943年2月完成并投入使用,据称至今仍无重大事故。

  作为殖民地时期的首都,加尔各答有太多欧式风格可以探寻,各种哥特式、巴洛克、罗曼式等随处可见。乔林基街旁意大利建筑风格的“印度博物馆”,是印度最早的博物馆,其地质学部号称亚洲最大的地质学展览馆;矗立于碧绿草地的白色维多利亚纪念馆,如同一个西方城堡。

  容易让人怀旧的城市

  向导苏拉杰特十分热衷“宣传”加尔各答的各种“第一”:譬如城市绿地是“亚洲老大”;而位于城市地标豪拉桥下、恒河边的花市,在亚洲“首屈一指”令人惊叹。虽然串成长串的鲜花的确美丽,但弯弯曲曲的巷道里堆满了垃圾,铺面非常简易——呈窝棚状,这甚至还没有改造前的篆新农贸市场规划得当,更遑论与昆明斗南鲜花市场相比。

  事实上,脏乱的街道、杂乱无章的建筑,成群的乌鸦在垃圾堆前觅食,使得加尔各答不像 “一邦之首”的大城市。不得不承认,当1911年英国人迁都德里,“亚洲罗马”就被遗弃,加之上世纪40年代和70年代两次印巴冲突,大批难民拥入加尔加答,使得这里变得萧条失落,一位当地名人曾说“我喜欢这座城市,但为她的条件而感到羞愧”。

  但这里并不让人讨厌,它甚至更容易让人怀旧。《经济学人》曾有文章评论道,加尔各答是印度20年井喷中最没被触及的城市。斑驳的墙壁、曲折的小街窄巷、清晨的报刊摊,在这里可以找到生活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的感觉,有种淡淡的乡愁。

  在一片西式建筑之中,其传统文化的根还在,虔诚的教徒们跪拜于耆那寺、加尔各答寺、白鲁尔庙中,人们珍视每一个传统节日,在骨子里,他们保持着传承数千年的信仰。

  车轮上的印度

  自1853年开始拥有火车以来,印度不仅成为亚洲最早拥有火车和铁路的国家,而且铁路总里程一直雄踞亚洲第一。但是由于列车运量与人口数量的增长相距甚远,许多乘客不得不采用“挂”在爆满的车厢外面的方式来乘坐火车……于是,国人给印度贴上了“神奇”、“开挂”等莫测的词汇。

  究竟印度是什么样的?

  “开挂的民族”

  “彪悍”的乘车方式

  关于印度人是“开挂的民族”一说,主要源于印度人乘坐火车的可怕场景——车厢外的乘客或许比车厢内还多。

  行走于印度,其交通的确非常有特色,难怪BBC以《车轮上的印度》来命名纪录片。

  6月21日上午,我们在去往加尔各答当地最大花卉市场的路上,恰巧就遇到了一列绿皮火车,向导苏拉杰特说,因为周六的缘故,人并不多。不过印度人“彪悍”的一面还是可以窥见:所有车厢的车门都是敞开的(甚至让人怀疑火车根本就没有车门),一位黑衣少年,一手拉着火车内的扶手一手在车门外,一只脚也半悬空地搭着,他的旁边是一位中年男子,倚靠在车门前的扶手立杆上。

  不仅是火车,加尔各答的公交车同样“彪悍”。这些公交车多数较破烂,不少车厢外刷的漆掉了不少,锈迹斑斑。仅从外观来看完全达到国内报废车辆标准。车窗像国内的火车,只能往上拉一半,而在露出的一半车窗外,还安装着一条铁栏杆,让人无法将头伸出去。

  我们曾数次目睹这些或蓝白相错、或红黄蓝白色彩缤纷的公交车正在行驶中,乘客从容地从大开的车门自由上下车,他们步履稳健,如履平川。

  此外,你会发现,无论是公交车或是私家车,车子前后两侧有“擦伤”痕迹实属常态。这就不得不提其混乱又有序的交通了。

  混乱拥挤中事故却不多

  

记者遇到的绿皮火车   春城晚报记者 连惠玲 摄

  记者遇到的绿皮火车 春城晚报记者 连惠玲 摄

  印度城市交通工具实在太多:最醒目的就是黄色和白色的“大使”牌出租车,外形有点像老爷车,虽是古董看起来却憨态可掬,深受游人青睐。这种出租车起源于上世纪40年代,以“幸存者”的身份穿梭在城市的街头巷尾。

  城市街道上,古老的有轨电车,伴随着叮当作响从远处街口驶过;穿着不太体面的车夫拉着黄包车迎面而来;摩托车、自行车穿梭在轿车之间……加尔各答城市中心的维多利亚纪念馆与麦丹广场交接处,还有一溜马车,车驾上粉刷得富丽堂皇,很有电影中过去英皇室或贵族出行的感觉。而在德里的老街上,类似电动三轮车的“突突车”,几乎每一个拥堵的街口都有它们的身影。

  不分机动、非机动车道,所有车子都将自己视为道路的主人,甚至一些驴车马车拥挤在一起向前穿梭,“滴滴嘟嘟”的喇叭声急促地叫着。不过“诡异”的是,如此混乱的情形下,因交通事故伤亡的人数却并不多。

  美女广告与日本车

  遍地是美女“谋杀菲林”

 穿传统服饰的妇女

  穿传统服饰的妇女

  印度是一个充满历史古迹的地方,不说文化名城加尔各答,光德里就有500多个古代遗迹,3个世界文化遗产。不时能看到的红色城墙和静默矗立的城堡,让人感慨,不愧是文明古国。

  但比这里历史遗迹还要多的、更要醒目的就是满大街的美女广告牌,尤其是典型印度美女的广告牌基本是到处可见。家居的、珠宝的,甚至旅行的,不管什么门类,都是先将美女放上去。一家中餐馆门口的广告牌上,丝毫没有任何美食图片,占据整个画面的却是一个身穿吊带短裙的性感印度美女,旁边一行小字写着“品味生活”(taste life in style),让人忍俊不禁。

  印度历来盛产美女,她们五官深邃,喜穿十分艳丽的莎丽,哪怕是披了块黑色莎丽也要勾出鲜艳的边来,更何况她们又极喜欢打扮,画着粗黑眼线的深黑眸子深情款款,额前红色的圆点鲜艳欲滴。她们身上有种既性感又含蓄内敛的气质,的确迷人。

  采访团的摄影记者,无数次感慨,这里遍地是美女,无论贫富。在行驶的车上,每当看到窗外美女,便忍不住拍摄下来,因为实在太多,导致盲拍,怪不得印度有“谋杀菲林”之称。

  不仅美女喜欢登广告,就连政治人物也习惯占据街头的车站广告。据《印度斯坦时报》7月13日报道,为防止政治人物搞“个人崇拜”,印度最高法院于13日做出一项不同寻常的裁定:严格限制该国政治人物在各政府机构印制的宣传材料上刊登其本人照片。

  铃木车称雄私家车市场

  而占据大街的另一项重要元素,便是日本车。

  无论是加尔各答还是德里,日本车在印度车市地位很高,最明显的便是日本铃木车称雄印度私家车市场。

  2009年12月4日,铃木发布消息将在印度设置一个技术研发中心,以后更加专注于以印度和东南亚为中心的新兴市场。3年后,日本铃木宣布退出美国汽车市场,经营资源将集中于印度等国,主攻亚洲市场。

  “印度45%的车是日本铃木,20%的车是韩国车。”向导苏拉杰特说。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铃木在印度的市场份额为43.1%,2014年达到了45.2%,今年前两个月其在印度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了48.9%,仅印度一个市场,一年就能给铃木贡献100多万辆车的销量。

  日本铃木的维修厂在印度所有22个邦都找得到,而且铃木汽车的车型普遍较小,可以在大部分相对狭小的街道穿梭自如,加上其原本的省油设计,在印度大受欢迎。除此之外,本田与丰田车也常见于印度。

  穷快活的印度

  印度总人口数仅比中国少,位居世界第二,并大有赶超中国之势。而数以亿计的穷人,则让印度成为了世界上穷人最多的国家。在印度各大城市街头,穷人随处可见,有些人实在太穷,穷得连贫民区里的窝棚都住不起,只能睡在大街上。他们到底是安贫乐道,还是不思进取?

  “安逸”的穷人

  印度近几年经济增长迅速,被称为世界工厂,但是这个国家的贫困同样让人印象深刻。

  人们发现:这里基础设施落后,尤其是极度缺乏公厕,于是人们不得不“原始”如厕,即便是在德里闹市街道,男厕将如厕者的后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另一处还露了上半身,于是便有“只要有墙的地方就是厕所”一说。

  但最让人震惊的,还是印度数不清的穷人。

  一对姐弟,小男孩光着上身,女孩穿着一件破旧的绿色传统长裙,头发微卷,眼睛深邃明亮,五官动人。两人赤足站在路边,同行者拿出一美元给女孩,他们露出令人心醉的笑容。在他们不远处,两位老妇倚靠着坐在地上。

  有数据统计,印度全国大概有六七亿穷人,其中有2.5亿人生活在最低贫困线以下,每天收入不足10卢比(1元多人民币)。或许是因为印度政府并不避讳印度穷人多这一现象,因此穷人们充斥于整个城市,他们睡在大街上,或寄居于闹市中的立交桥下,孩子们看到旅游车辆,便在车窗外伸手乞讨。

  一个暴雨倾盆的上午,豪拉桥下恒河里,数十上百人涌入河中沐浴,一个全身只裹了块白布的男人,拿着一根木棍不停地往嘴里戳。这是印度穷人的刷牙方式,牙刷与牙膏是奢侈品。

  同样是身着莎丽的女性,但穷人只有一块简单的布裹身,露出臂膀与腰部,而富人却是层层莎丽包裹得相当严实。有地位的男性同样如此,他们十分注重穿着,或西装革履,或是传统服装,而贫穷的男人大多一块布裹着下身,鞋袜都算奢侈品。

  相信因果报应所以安心

  尽管政府的公立学校,从小学到高中完全免费,但穷人家的孩子失学率依然相当高,知识改变命运对于穷人来说,似乎有些遥远。

  即便如此,印度的穷人们却十分安逸。很少会露出愁苦或愤世嫉俗的表情,似乎他们安于现状,也并没有仇富心理。当我们的镜头对准他们时,他们会露出善意的微笑,甚至主动摆出造型。

  他们不为生活困苦所折磨吗?为何如此安心?一种说法是,他们相信因果报应、业报轮回的宗教思想,所以十分平静。另一名向导古玛尔解释称,印度宪法规定,所有国民享有全免费医疗的权利。

  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可以在印度自由迁徙,享有在任何地方居住和定居的权利。于是,便出现这样的场景:豪华的富人住宅区旁边就是一溜的窝棚;最繁华的街道上有穷人“占山为王”的简易住宅;这是属于他们的“领土”,不用担心被驱逐。

  于是,有人说,印度是穷人的天堂。也有人说,若这都是天堂,那么上帝也会被吓跑。姑且不论是不是天堂,但处于这样的贫穷之下,还能面露笑容,的确不可思议。

  不断离开的华人

  印度乃至加尔各答的华人,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广东梅州客家人。客家人,又称客家民系,是中国广东、福建、江西等地的汉族民系,被称为世界上分布范围广阔、影响深远的民系之一。

  清末到新中国成立前,大批客家人漂洋过海到了印度。在一个华人墓地里,我们看到最早的一座大墓是清光绪年间立的碑。

  印度唯一的华人城——塔坝,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狭窄的道路,年久失修的房屋,在泥泞中疾驶而过的摩托车,在这个印度最大的“中国城”,路上能见到的中国面孔并不多,连小商贩也几乎是清一色的印度人,只有偶尔可见的中文招牌和楹联。当地唯一的中文学校“培梅中学”已经停办4年。

  与很多国家华侨越来越多、华人社区日趋庞大相反,印度华人社区凋零,华人不断离开印度。

  66岁的谢应兴祖上就是梅州的客家人,在塔坝经营一家较大的中餐厅。7岁时他和母亲到塔坝寻父,见证了华人社区的衰落,“我小时候,这里的华人至少有两万多人,光在培梅中学读书的就有2000多人,现在这里不到1000人了。”

  曾经,华人基本垄断了加尔各答制革工业,大大小小的皮革加工厂、制鞋厂不下200家,餐饮食府更是遍布街巷。2000年前后,印度加速改革,一些污染大、耗能高的企业被赶出大城市,皮革业便是其中之一。于是越来越多的华人选择离开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成为在印华人移民的首选之地。

  华人社区凋零,第三、四代华人很多已不会讲汉话了,但他们依然不遗余力地保持着侨胞的根,弘扬中华文化。谢应兴说,社区还在坚持发行中文报纸,尽管如今只发行25份。遗憾的是,因为时间太紧,我们没有看到这份报纸。

  他们还保持着乐观,认为印中关系的改善或许会给他们带来更多商机。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分享到:
标签: 印度 车轮 大街 责任编辑:wellsen

看完这篇文章,您的感受如和?

  • 国内关注
  • 印度新闻
  • 文化解密
  • 旅游留学

近期热门关注